有饭大家吃

易胜博手机版官网 admin 浏览

小编:对历史人物的解读和评论是一件冒险的事,我们极易囿于时代和社会的偏见或误判,或谬托知己。举例来说,生活在阶级斗争时代的论者一定相信,辛亥革命中武昌起义的革命军拖出黎

 
对历史人物的解读和评论是一件冒险的事,我们极易囿于时代和社会的偏见或误判,或谬托知己。举例来说,生活在阶级斗争时代的论者一定相信,辛亥革命中武昌起义的革命军拖出黎元洪来做他们的领袖,体现了“资产阶级革命的妥协性与软弱性”,黎本人也是抢夺革命果实的投机者;生活在和谐社会“告别革命”的论者则会认定,辛亥革命是黎元洪等旧军人、立宪派与革命党人合力促成的;以为自己站在人性立场上的人则会分析,黎元洪是一个没有什么本事的“墙头草”,是运气好、风云际会成为历史伟人的庸人……这些说法都有其自身立场上的正确性,但跟黎元洪本人似乎没有多大关系。我曾经说过,我们仍生活在辛亥革命开启的大时代里,这个时代没有结束,关于其中人物的神化或妖魔化就不会结束。历史学家都有自己的偏好,他们留意过众多中国现代开国者们的遗产,如孙中山、袁世凯、黄兴、宋教仁等人,但很少有人发掘黎元洪的遗产。比起前几位开国之父,黎元洪被论者和一般读者矮化、小丑化了。如果能够客观地考察黎氏一生,我们其实可以得出结论:他的人格和行迹更值得今天的人们致意。他虽然缺少崇高和壮美的风采,但他的柔暗、亲和是更具有“现代性”的国民理性。黎元洪,字宋卿,1864年生于湖北汉阳黄陂县,故世人称其为“黎黄陂”。黎元洪出身贫寒,父亲黎朝相为谋生到天津(直隶)投军,他和姐姐衣食无着,讨饭,为人放牛。14岁时,父亲回湖北接他到天津,生活才变得稳定一些。即使如此,黎家仍不宽裕。1883年,由于家贫,为了拿到奖学金,20岁的黎元洪选择了报考天津北洋水师学堂。严复、萨镇冰等人是其恩师,“公习业水师,勤学为诸生冠”。毕业后,相继任清朝海军“二管轮”、南京炮台总教习和总台官。1894年,中日甲午战争爆发,黎元洪随舰队北援。舰船被日舰击沉,黎元洪不会游泳,投海后因为穿着救生衣而逃出生天。甲午之战,中国竟败于日人之手,中外侧目。两江总督张之洞深感练兵重要,他在南京组建“自强军”,即南洋新军,招募各方人才,黎元洪投奔了张之洞。张任命黎元洪监督修建炮台工程兼自强军翻译。在短短几个月内,黎元洪仅用不足4万两银子就修建成西式炮台7座、弹药房8间、总弹药房6间、暗路4道等众多工程。张之洞对此大加赞赏,亲自手书“智勇深沉”相赠以示器重。自此以后,黎元洪成为张之洞最为赏识的将官之一。但张之洞的丫环嫁给了不学无术的张彪,张彪被称为“丫姑爷”,地位还在黎元洪之上。在这种复杂的官场上历练,黎元洪表现出了宽容大度、忍辱负重、温柔敦厚、老成持重的性格,人送外号“黎菩萨”,谐音“泥菩萨”。张之洞器重黎元洪,多次派他赴日本学习考察。回国后,黎元洪制定了中国陆军改革的第一个法规——《湖北练兵要义十条》。1904年,黎任护军前锋一、二、三、四营督带。次年12月,湖北常备军改编为两镇,黎任第二镇第三协统领官兼护该镇统制官。1906年,清军改制,黎元洪任陆军暂编第二十一协协统,成为湖北军界真正的佼佼者。他在军中获得士兵广泛拥戴,威信极高。在当年清政府举行的彰德会操中,由于南军获胜,黎元洪随之声名鹊起,成为全国名将。1907年,张之洞奉调入京之后,黎元洪则成为湖北新军中真正能够一呼百应的首领。1909年,黎元洪以军界代表的身份参加了“湖北铁路协会”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difotme.com/yishengboshoujibanguanwang/2018/0427/4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